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虚拟店铺转让租赁交易愈演愈烈,急需立法

信誉是你在网上开店的纽带。然而,如今虚拟“店铺”的转让与出租之间的沟通,已经游离于执法发生的角落,而且愈演愈烈。

“你好,掌柜,你的网店可以出租吗?”近年来,梁忠的雇主。com的上市公司都收到过这样的出租广告,对方声称愿意每个月出一定的钱租用网店自己做生意,只要用人单位报出网店的账号和暗号。

正在发帖请求租网店的网友“Essentials 33”先说,自己本来是做实体穿衣生意的小老板。后来他听人说网上穿衣生意异常火爆,于是也开了一家网店,但至今也没卖出几件衣服。来源是网店信誉等级太低,客户流量太少,于是他萌生了租用信誉好的店铺的想法。“通过真实接触达到钻石和皇冠级别。况且市场诚信度高,有一定数量的固定客户。花这笔钱在短时间内促进自身产品的销售是值得的。”

网民郝菲于2006年在淘宝上注册了一家店铺。开了网店后,依然积累了四家店,口碑很高。前段时间,他收到淘宝网友发来的租房信息。“当时这个网友问我要不要自愿租个店面。如果我想的话,我的五钻店每天的租金是50元。我是观光的点卡。我不需要这么多店铺闲置。与其让它们闲置,不如租给别人。这样一个城市一个月可以净赚1500元。”郝菲兴奋地计划着。

“这样的事情很多,还有一些好心人私下操作。”Taomis在网上开店已经六年了。近年来,随着她的努力,她逐渐忽视了自己的网上上市。在这段时间里,她已经接受了三四次别人的盘问,问她是否愿意放弃这家店。淘米说对方开出的价格很诱人,甚至有人说愿意出2000元买我的网店。还有人说先测试一个月,房款每天30元,当天结算。从那以后,我们会根据情况达成一致。这些条款让陶米斯很动心。

从杭州一家收藏公司辞职的小林,整天在网上找店。他找的不是实际的店铺,而是淘宝上的店铺。“我忍不住看那些开网店的边缘合伙人。”小林打算买个网店卖衣服。很快,小林就和一个网店雇主扯上了关系。“他有一家策划了4年的皇冠级网店,现在因为婚礼装修和生孩子,正试图放弃这家店。我想把它拿下来。”小林查了这家店的联系记录,他的月收入是5000元到10000元。

皇冠级网店雇主开出2万元转让费。小林会拿出来讨论。三天后,小林再次质问雇主时,网店还是被天津的一个买家买走了。小林很懊恼自己起步太慢。

如今,方正在百度上键入“网店转让”这个链接词,页面上很快就会弹出上千条已关闭的消息。“网店转让”似乎还是一种“财产”。

在如今的少少网站上,租赁转让虚拟“店铺”的生意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但是,网店租售有什么危险呢?

据记者侦察,原来很多老雇主都在为此担忧。一家名为“非诚勿扰”的网店雇主表示,目前真正诚信团结的人少之又少,但有唬人活动的团结者一夜之间激增,希望偶然所得的利润可能落入陷阱。

他说原来自己在网上策划了一个小店,每个月赚一点钱就自给自足了。但春节来了,网上买东西的人越来越少,生意比游手好闲要冷清得多。一开始有人发消息要钱租他的店。“清苹果”思思的春节生意也不会太好。还不如把店租出去,每天赚点钱。于是他直接把自己的账号和暗号发给了对方。没想到,租店的人是个骗子。租下网店后,对方擅自在店内发布欺骗信息,吸引买家成交,进而实施诈骗。最终,这让“清苹果”无辜卷入。

网店的老板郝菲曾经遇到过一个很吸引人的生意。但由于对寻租方的深思熟虑的讯问,多次改名上门的举动,以及和平讨论,郝菲对此事打了个问号。

“就算买家说只是租我的店来装电子产品的完整清单,也只需要我提供登录名和密码,不涉及付费获取信息。但是,我还是有顾虑。最后,店家在申请的时候,属于实名登记制。我扫描了一下身份证,很少看到证件二字的装订。相当于我是这个城市的法人。万一此人是租时间骗城举行邪恶活动或不诚实的策划吹号,那就破坏了城的名声,被强制关店,不然就继承执法职责。”郝菲想了想后,就退休了。

2006年在淘宝上购物的杨幂思认为,出租转让网店是一种缺乏诚信的沟通。由于广阔的局限性,收集虚拟“店铺”的成本有50%来自于诚信,所以网购最终决定的是卖家的信誉。如果年轻的不诚信策划者或邪恶的策划者利用漏洞购买或租赁声誉很好的店铺,这不仅首先损害了消费者的权利,还会影响到扫、收、传的诚信建树体系。

而曾经转让过网络上市公司的刘先生,因为各种消息来源不再从事网络上市公司交易,所以表明自己有权高价转让自己的名誉。“实际市场转让的是地段,网上市场转让的是信誉。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转移‘客源’。为什么不呢?”

但很多电商平台严格禁止网络上市公司转让和租赁。比如淘宝的值班人员准确显示,目前淘宝买家卖家注册人数已经达到1亿。因为和平的隐患,淘宝禁止此类行为。

但也有人认为,虚拟的“市场场所”可以和实体的市场场所有相同的价格,既然有价格,我们就无法避免沟通。如果让虚拟的“店铺”闲置,某个等级就相当于让拥有优势资源的实体店铺闲置,这就会成为资源的滥用和流失。因此,虚拟“店铺”的出让和出租程度,不应该一竿子打死,而应该引入新的约束机制,进行有益的限制。

从目前的网店注册登记标准来看,虚拟“店铺”是不能出租和转让的。但是,我国现有的执法并没有对这种新型的电子商务做出任何精确的规定。

但是,根据《最高黎民法院闭于合用中华黎民共和邦民事诉讼法若干题目的睹地》的规则,如果在贸易许可证上登记的所有人与真正的规划者不相似,则所有人和真正的规划者应为共同诉讼人。这意味着,网店卖家一旦出租或转让虚拟“店铺”,将与出租者或购买者共同继承执法职责。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几天前,邦多工商管理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编号为《搜集商品交往及相闭任事活动拘束暂行手腕(搜求睹地稿)》的号码,公开向社会征集土地。继此《手腕》,即日起,从事采集商品的自然人应当提交真实身份信息,采集策划者应当保管消费者信息,违法策划者将被列入“黑名单”。